首页 > 传媒在线 > 内容

河北唐山曹妃甸:谁是黑恶势力分子刘孟江的保护伞?
发布时间:2018-12-5 16:16:34   来源:网络   点击:

近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集中公开宣判“套路贷”人员,刑期最长的被判无期徒刑,量刑之重,前所未有,由此可见党中央扫黑除恶的决心和意志。然而,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一“套路贷”涉黑团伙头目刘孟江、刘帅被多家媒体曝光后,至今没被追究法律责任,甚至有公安人员拒绝接受受害人报案,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蹊跷?谁又是刘孟江、刘帅的保护伞?

据媒体披露,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套路贷”涉黑团伙头目刘孟江、刘帅多年来以民间借贷为名,行“套路贷”之实,通过“肆意认定违约”“虚增债务”“签订虚假借款协议”等方式,获取了巨额经济利益,涉案金额数千万元,并通过暴力索债和虚假诉讼,组织成员采用殴打、侮辱、送花圈、打条幅、威胁老人孩子等方式对待被害人,加剧被害人恐惧心理,不敢举报、控告。要么忍气吞声被敲诈,要么离婚、逃亡,避祸他乡。

据报道:

案例一、赵某强和桑某某曾与刘孟江是朋友关系,平时赵、桑二人对刘孟江多有帮助。2014年5月22日,赵某强因急需资金周转向刘孟江借款40万元整。以借条为证,桑某某做担保,口头约定每月还款1.6万元,直到还清为止。但在还款35万多元的时候,刘孟江突然翻脸,拿着赵某强写下的40万欠条到法院起诉。因为刘孟江、刘帅是当地黑恶势力头目,多次威胁过赵某强,导致赵某强根本不敢到法院应诉。之后,法院缺席判决赵某强还需还款40万元及附加利息。如此一算,赵某强所借的40万瞬间变成了80多万,中了刘孟江的套路贷圈套。刘孟江为了套路贷敲诈成功,指使其子刘帅带领黑恶势力分子多名威胁、恐吓赵某强和桑某某,扬言称不马上还款就让他们“进监狱”,“在法院执行局、拘留所都有人,想什么时候抓就什么时候抓”,并多次电话恐吓说要动用唐山市古冶区的黑恶势力对赵某强及其家人进行人身伤害。而此时,赵某强已经被迫还款50余万元,无奈之下,只能向媒体反映、举报。

案例二、曹妃甸某部门公务人员韩某宝在2011年至2012年期间,向刘孟江借款20万元,刘孟江直接扣了当月利息8000元,将19.2万元以转账的形式借给了韩某宝。在韩某宝还了四万多元利息的时候,刘孟江开始了“催债”,先是口头威胁,然后假借催债之名,将韩某宝的朋友(曾帮韩某还过部分利息)的服装店上锁,逼迫其关门四天,最后更是强行霸占服装店,还扬言要将韩某宝及其朋友一起“关起来”,吓得韩某宝的朋友弃店而逃,再也不敢回来。此事,刘孟江之子刘帅曾亲口对外炫耀自己在冬天里将韩某宝拘禁于办公室,扒光韩某宝的衣服,带上手铐,用鞋底子抽嘴巴,直到其答应马上还钱,韩某宝为了工作和面子“根本不敢说出来”。而同样的话,刘帅也在法院执行局对桑某某说过两次。

案例三、做生意的赵某永反映:自己与刘孟江是20多年的朋友,当初自己做煤炭生意时刻意照顾刘孟江的物流公司,并且帮助过刘孟江。2011年,赵某永找刘孟江借钱,刘孟江称“我现在手头紧,没钱借你,不过我也不是不借,我有个商业楼,把手续给你,你用我的手续去银行抵押贷款”。于是赵某永便以此商业楼为抵押去银行贷了150万元。一年之后,刘孟江找上赵某永称“这钱我要用,不能给你贷款了”,“没有钱那不行,你看哥俩关系也不错是吧,本来是想帮你的,不过我也是向别人借的高利贷,三分息呢,你把银行利息还上,然后将剩下的不足三分的息钱补给我,不然就立马还钱”。

同年,赵某永还款100余万元,刘孟江又逼迫赵某永写下一张75万元的借条。之后,刘孟江就时常叫上黑恶势力成员“光顾”赵某永的家和赵某永妻子开的饭馆,堵在门口让赵某永还钱,并用面包车裹着办丧事用的白布,写上“赵某永还钱”等字样游街。赵某永不堪骚扰、惶惶终日,妻子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离婚,就这样赵某永被曾经的“好朋友”刘孟江逼的妻离子散,远逃南方避祸。

案例四、王建光与刘孟江算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2005年前后,刘孟江经营的运升物流有限公司以给钢厂运铁粉为主业,常常因为活少而使车辆闲置。王建光为了帮助他,就让刘孟江把车寄存在自己的工地上干活,费用一天一结。

2010年7月,王建光与朋友尹洪彬承包了曹妃甸区遵化产业园林示范造地工程项目。2010年8月25日,因工程需要垫资,王建光便找到刘孟江与其协商,希望由刘孟江垫资,三人合伙完成该工程。按照三人所签协议,刘孟江负责出资,王建光和尹洪彬负责施工,每吨山皮石刘孟江抽取4元的利润。2010年9月25日找到王建光协商把利润及垫资1063530元折算一下,让二人给他写一张1213600元的欠款借条,并当场撕毁三方协议。

王建光和尹洪彬打完借条后刘孟江马上翻脸,开始向王建光要钱。从2010年10月以后直到2012年初,被逼无奈的王建光每个月给付刘孟江本息3万左右,共计还款40多万元。2012年至2013年期间,王建光因为遭到刘孟江的恐吓而不敢露面,又委托朋友李某秋单独给刘孟江还了两次钱,一次10万元,一次5万元;由李春秋陪同给刘孟江还了2、3次钱,共计40万左右;刘孟江儿子刘帅带领黑社会人员多次到王建光工地恐吓威胁,王建光给了刘帅15万元;合伙人尹洪彬也给了刘孟江的女儿(刘孟江的会计)20万元;王建光讲,自己和朋友尹洪彬共支付刘孟江130万元左右,但是因为欠款是陆续还的,开始写下的120多万的借条一直没有收回。在此期间刘孟江儿子刘帅带着黑社会人员总去工地上闹,导致王建光在唐海的工程无法正常施工被迫离场。

2014年初,刘孟江让其儿子刘帅带领黑社会人员多次去王建光家里逼“债”,对王建光及家人威胁恐吓(有报警记录为证)。2014年4月,王建光的妻子实在是忍受不了刘孟江黑恶势力的骚扰与恐吓,迫不得已与王建光离婚。离婚后,刘孟江黑恶势力团伙多人先后两次到王建光家中抓人。因害怕刘孟江、刘帅父子及其黑恶势力团伙的淫威,王建光逃出家乡避难,有家难回。逃亡期间,王建光省吃俭用,用打零工积攒的钱又陆续付给了刘孟江6、7万元。

因找不到王建光,刘孟江的儿子刘帅带着多名黑恶势力分子到尹洪彬家里,威胁恐吓尹洪彬,导致尹心脏病复发,差点丢了性命。刘孟江黑恶势力团伙为了达到其犯罪目的,公然在尹洪彬家里摆上花圈,打了条幅,还要在墙上喷上“还钱”两字。并扬言:你家里有老人有小孩,不给钱就找你家老人,找你家孩子去,让你们一家老少不得安生!

还有群众反映案例:刘晓刚(音同)曾在曹妃甸冀东西区有一家药店,因为陷入刘孟江的借贷陷阱,被刘孟江逼迫还款。承受不了高额利息的刘晓刚(音同)只能将药店拱手送给了刘孟江,以此来保自己平安。

另一借款人赵绍鹏,借了刘孟江600万元高利贷,在还了利息600多万元之后,从此下落不明,生死未知。

媒体报道,刘孟江长期经营高利贷,为了攫取更大的暴利,他多次从银行贷款再转贷出去。据调查,2010年-2012年其从中国农业银行曹妃旬支行贷款350万元;2013年-2016年从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曹妃甸支行贷款1000万元。其中2013年11月放给赵绍鹏600万元,张庆生300万元。然而,这些只不过是刘孟江所犯罪行的冰山一角……

刘孟江、刘帅父子及其团伙“套路贷”、涉黑等为题的文章被多家媒体曝光后,至今未见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等相关部门做出反应,也未见刘孟江、刘帅父子及其团伙被追究法律责任,甚至有公安人员拒绝接受受害人报案!那么,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蹊跷?又是谁在幕后保护刘孟江、刘帅及其黑恶势力团伙?河北省相关部门是不作为还是懒作为?

编辑:不详

上一篇:上海打造“演艺大世界”人民广场剧场群
下一篇:在大陆打拼的新老“台医”

发表评论
© 央新网【www.yangxinnews.cn】© 2005-2019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1034596-7号